康恩貝騰挪術:追風轉型失焦

時間:2019年12月24日 08:43:11 中財網
  原標題:康恩貝騰挪術:追風轉型失焦 來源:時代周報
據記者 章遇 發自深圳
  工業大麻的風口過后,熱衷于蹭熱點“買買買”的康恩貝再現資本騰挪術。

  12月18日,康恩貝(600572.SH)連發三條公告,對外宣布有關兩項股權的買賣事宜。

  公告顯示,康恩貝的二級子公司康嘉醫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嘉醫療BVI”)擬以2878.49萬美元的作價,將所持有的JHBP(CY) Holdings Limited(以下簡稱“JHBP(CY)”)2448.67萬股股份分別轉讓給上海裕詣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Long Fast Limited等四家企業。

  JHBP(CY)注冊于開曼群島,實際系嘉和生物擬于境外公開發行股票而搭建的上市主體。目前,JHBP(CY)僅持有HHCT100%股權,同時HHCT也僅持有嘉和生物100%股權。

  康恩貝同時宣布,擬以自有資金出資5000萬元通過增資方式取得廣州喜鵲醫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鵲醫藥”)5.6995%股權。

  一買一賣之間,康恩貝的投資再次轉向。

  轉讓嘉和生物部分股權,系“為進一步調整和集中資源加快布局中藥大健康產業新業務,同時收回部分投資收益、優化資本結構”。康恩貝稱,對喜鵲醫藥的投資,則是“共同謀求在現代中藥和植物藥創新領域的可持續發展”。

  2004年登陸A股的康恩貝不僅是資本市場上的老牌藥企,也是資本運作的老手。

  近些年來,康恩貝外延并購動作讓人眼花繚亂,所涉領域不乏互聯網+、新零售、工業大麻、生物藥……每一次資本運作似乎都掐準了市場熱點。

據記者多次撥打康恩貝聯系電話,截至發稿,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其早期的并購多是圍繞主業,現在主打產品大部分都是并購而來。但近年資本運作逐漸淪為對熱點概念的追逐,看似尋求更多新增長點,實際對公司業績無益,也反映了公司發展方向非常不明晰。”12月21日,深圳某投資機構醫藥研究員劉明(化名)據記者指出。

  股權資產騰挪
  此次被轉讓部分股權的嘉和生物,系康恩貝2018年重金投資的一項標的。資料顯示,嘉和生物是一家從事治療性單抗藥物的研發與產業化平臺,目前研發管線上共有10個重點在研單抗產品。

  此前,嘉和生物曾是沃森生物(300142.SZ)的控股子公司,后者曾持有前者68.47%的股份。

  2018年初,港交所IPO新政推出后,掀起生物科技企業上市的熱潮。嘉和生物亦開始籌謀單獨上市,康恩貝正是此時入局。

  2018年5月,康恩貝以6.53億元受讓嘉和生物21.05%股權;緊接著6月份,康恩貝又以3億元從沃森生物手里買下嘉和生物8.6455%的股權。此后,嘉和生物又經歷了兩輪增資,合計增資6.6億元。康恩貝對嘉和生物的持股比例被稀釋至25.3359%,成為嘉和生物的二股東,持股比例僅次于大股東高瓴資本。

  擲出9.53億元資金,康恩貝得到布局生物藥的良機。

  “公司自2012年以來一直探索在生物藥領域的投資機會……此次參股投資標的公司將為公司進入生物藥產業提供機會與條件。”康恩貝去年參股嘉和生物時稱。

  這一布局當時亦為康恩貝的股價帶來一小波上漲。

  入股嘉和生物之后,康恩貝分別成立子公司上海康嘉和二級子公司康嘉醫療BVI與康和醫療BVI來承接JHBP(CY)的股權,推動嘉和生物境外上市相關紅籌架構的搭建。

  直至今年7月,嘉和生物與境外上市主體JHBP(CY)的股權置換一事才基本完成。目前,嘉和生物正籌備申請在港交所IPO。

  就在此時,康恩貝欲將嘉和生物的部分股權對外轉讓。12月16日,康嘉醫療BVI分別與上海裕詣、Long Fast Limited、Puhua Capital Ltd 和 TRUE MAGIC INVESTMENTS LIMITED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擬將所持JHBP(CY)2448.67萬股股份轉讓給上述4家企業。

  交易完成后,康恩貝仍通過二級子公司康和醫療BVI與康嘉醫療BVI間接持有JHBP(CY)1.16億股股份,在紅籌架構搭設完成后占JHBP(CY)已發行股本的20.9075%,即康恩貝仍間接持有嘉和生物20.9075%股權。

  現金流承壓
  據公告,此次股權轉讓交易作價約2878.49萬美元,對應嘉和生物整體估值6.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45.5億元),較其賬面成本溢價約22%。

  康恩貝稱,本次交易按計劃實施完成后,按現有投資成本和轉讓比例預計將產生投資收益約4700萬元(未考慮未來匯率變化),是否影響公司2019年度經營業績視股權轉讓進度完成情況而定。

  “急于提前兌現部分投資收益,可能跟當下資金不充裕有關據記者指出,“雖然這幾年康恩貝的經營活動現金流狀況良好,但投資活動方面現金大額支出,增加了不少短期銀行借款。”

  財報數據顯示,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前三季度,康恩貝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分別為7.12億元、5.45億元、7.42億元;而同期投資活動現金流凈額分別為-5.38億元、-17.07億元、-1.17億元。

  對于2018年度投資活動現金大額流出,康恩貝在2018年年報中解釋稱,“主要系報告期內收購嘉和生物支付股權轉讓款9.53億元以及2015年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存入定期存款3.9億元,導致投資活動現金流出增加所致”。

據記者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末,康恩貝賬上短期借款余額僅3.51億元;至2018年二季度末,其短期借款余額激增至12.57億元,足足增加了9億元的短期借款。而其對嘉和生物股權的收購恰好發生于2018年二季度。

  對嘉和生物的這筆投資對其業績造成了拖累。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康恩貝的短期借款余額已攀升至22.35億元。相應地,2019年前三季度,康恩貝的財務費用為8378.09萬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64.62%。

  除此之外,由于嘉和生物進一步加大研發投入,康恩貝前三季度以權益法確認持有嘉和生物股權的投資收益為-4790.30萬元。

  作為研發型藥企,嘉和生物正處于大額“燒錢”階段。據悉,嘉和生物目前重點在研單抗有10個,包括單抗生物類似藥和單抗創新藥,其中9個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數據顯示,2019年1―9月,嘉和生物營業收入126.36萬元,凈利潤虧損1.89億元。

  盡管嘉和生物已有曲妥珠單抗、英夫利昔單抗生物類似藥、貝伐珠單抗生物類似藥處在Ⅲ期臨床階段,但未來的商業化壓力不小。

  “這三個品種都是‘me-too’或類似藥產品,國產廠家間的競爭可謂一片紅海。”12月21日,華東地區某生物藥企負責人告據記者:“嘉和生物的管線布局較全面,但是研發進度相對落后,尤其藥品降價壓力大的環境下,對其商業化挑戰很大。”

據記者注意到,在多家國產廠家產品陸續獲批上市之后,嘉和生物在研的阿達木單抗類似藥已經停止在國內的開發。

  轉型之路不明
  康恩貝此次投資入股的喜鵲醫藥同樣是一家創新藥研發企業。

  據公開資料,喜鵲醫藥系由原暨南大學藥學院院長王玉強率團隊成員于2010年在廣州成立的一家創新藥研究與開發公司,其藥物設計平臺主要對傳統中藥中的活性天然產物單體或目前臨床正在使用的小分子化合物進行結構修飾或改造,以期大幅增加活性和功能。

  因在研產品多數處于早期階段,目前喜鵲醫藥仍處于虧損階段,2018年度和2019年前三季度分別虧損2888萬元、2545萬元。

  這只是今年康恩貝對外投資的一個小項目。在醫保控費的“緊箍咒”下,主業逐漸遭遇天花板的康恩貝近年不斷發起并購或對外投資,在“互聯網+”、工業大麻、新零售等熱門風口上頻頻試水。

  在“互聯網+”概念風光的2015年前后,康恩貝曾以5億元分兩次收購了醫藥B2B平臺珍誠醫藥在線,后又收購上海可得網絡20%股份,獲得定位于眼鏡及相關護理產品業務的B2C平臺可得網。

  當工業大麻概念大熱之時,康恩貝在今年上半年專門設立了工業大麻事業部,先后出資1.2億元收購和增資云南云杏生物科技,并與控股股東共建合資公司,意圖布局工業大麻全產業鏈。

  為加快布局互聯網藥品零售業務,今年4月底,康恩貝又以9760萬元收購浙江康恩貝健康科技有限公司80%股權。

  “沒有焦點,轉型方向不明晰據記者指出,“前幾年蹭熱點的投資很多打了水漂,沒有給公司帶來收益,后來反而對公司的業績和現金流造成了壓力。”

  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康恩貝實現營業收入53.93億元,同比下降2.94%;歸母凈利潤4.74億元,同比下滑38.77%;扣非后的歸母凈利潤4.07億元,同比下滑43.55%。
  .時.代.周.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捕鸟达人攻略